再犯不表示永远失败:吸毒者难以戒治的除了「身毒」,更在于「心

  •    2020-06-18
  • 有一对很忙的脚,一双济弱扶倾的手和一颗热情的心)

    「白色巨塔」里有许多麻醉药物,这些药物对于舒缓疗程的疼痛非常重要。通常,这些药物被锁在平常人拿不到的机器里,由专人领取。

    这些药物来自于野地的天然麻醉剂——婴粟所提炼製成。很难想像要用什幺样的保全系统才能保护几亩、几甲的婴粟田。对于种植鸦片的地区而言,保全监控是件头痛的问题。

    在澳洲塔斯马尼亚岛(Tasmania)的主要药用鸦片的产区中,常有瘾君子偷闯。这些家伙完全不管什幺保全摄影机,大剌剌地直接跳进围墙内张口就吃婴粟梗并吸食汁液。等到药效发作后,便摇头晃脑地到处乱跑,把作物踩得稀巴烂。有时甚至直接昏倒在婴粟田中,直到早晨才被人抬走。偏偏根本无法对这些目无法纪的擅闯者起诉或罚款,也没有戒毒中心能收容他们,因为这些鸦片吸食者是——小袋鼠(wallaby)。

    这些长相可爱的小袋鼠在一大片鲜绿色的婴粟田前,眼神迷濛、精神恍惚,瞇眼微笑,令人看了就觉得好笑。在动物身上看起来可爱的事,一旦发生在人身上,可就不见得让人喜爱了。

    我们对小动物嗑药后的反应惹得我们哑然失笑,但如果对象换成有海洛因瘾头的小孩,肯定会让我们吃惊。更别提对象换成无法自制的日夜吸食鸦片,将自身健康与家人抛在脑后的成年人。我们的恐惧感甚至于转变成厌恶感。

    「毒品」确实具有成瘾性、滥用性以及对社会产生危害性,且影响身心。遗传学、脆弱的大脑化学变化,以及环境触发因子在这种成瘾性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但要不要注射针剂、抽大麻菸,或者大口喝下威士忌,终究还是人自行决定的,至少在成瘾初期是如此没错。

    没有药瘾的人真的很难理解那种心情。用药者会散尽家产、自毁前程、失去家庭、破坏人际关係。他们付出一切代价,只为了追求一时的快感,而且许多成瘾的父母也会因为受不了而逃离自己的家。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毒品看似很远,其实离我们很近。製毒、贩售、吸食的新闻屡见不鲜,而且多半是在市区发生。

    社工实务上,就有亲身遇过有毒品戒断现象的外国人,在警察局抖着被上铐的双手、神智不清的大声咆哮,一直拒绝警察的要求。当时,这位外国人的婚姻破裂也正在跟有曾吸毒过的前妻争取子女的监护权。

    最近才听到一位大学教授在课堂上分享自己亲戚家中的「痛楚」。他无奈地表示他的表弟长期在吸毒,家中都知道,但是始终却无能为力,没有办法处理这枚「不定时炸弹」。毒品其实是会让人丧失理智,不认家人的。有一次,表弟的行为严重到让全家人都匆匆忙忙地逃离家中,只拿了几样重要的物品就马上离开家。原因是不知道这位表弟吸毒后会做出什幺样夸张的事情。教授无奈地边说边摇头,也不知道该怎幺帮,该说已说,该协助的都协助了。

    「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是唯一处理的方式便是直接面对这件事情,也不是要大义灭亲,为了家人好,这时最好通报警察来,然后透过社工高度关怀并强制勒戒。」教授语重心长地讲。

    「我不是要增加里长的工作,但是最好也要让邻里长知道,万一发生什幺事情还可以守望相助。」这位教授补充道。

    其实,毒瘾在各个国家都是棘手的问题,台湾近年来药物滥用的问题也急遽攀升,毒品入侵校园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据教育部统计,103年度共有1,700名学生遭通报药物滥用,其中以高中职学生人数最多,占了六成以上。根据法务部统计资料,毒品缉获量与毒品施用人数皆持续增加,而且毒品施用者再累犯比率趋近九成,第三级毒品(如K他命)滥用问题更为严重。

    根据学者调查报告指出,台湾一般民众毒品使用率佔1%,仅佔一般人之极少部分,然而在各大监狱中,因毒品犯案者却佔大宗,再犯率(86.9%)高是主因,原因来自毒瘾难以戒治,药瘾者为了解除身瘾、心瘾,无所不用其极,造成了种种的社会治安及疾病传染问题。

    再犯不表示永远失败:吸毒者难以戒治的除了「身毒」,更在于「心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给吸毒者的家人几点建议

    家有吸毒者,整个家的经济和感情等于处在撕裂和崩盘中。而且,家人所承受的压力不亚于吸毒者,但家人往往是另一群被忽略的受害者,苦不堪言,无处可诉,许多人认为「家丑不可外扬」,为顾及颜面有所掩饰,怕留案底不敢到医院就诊,只好转找私人诊所戒毒,结果愈戒愈穷,愈戒愈没信心。

    其实,以下几点提供给有此困境的家属一些参考:

    一、了解背后的原因

    刚发现家人或是孩子吸毒先别反应过度,首先去了解子女滥用何种药物?其来源为何?吸毒的原因又是为何?如果是单纯好奇,则精神科的戒断治疗并善加开导,隔离药物来源如不良朋友,可降低再犯率。倘若吸毒的原因很複杂,涉及个人心理因素、性格问题或生活环境不良、生活际遇的挫折,则家人应求助于家庭以外的支持系统如:辅导机构、学校、精神科、勒戒所。

    二、放下面子,得了里子

    为了面子而拒绝机构或社工的介入,只会让事情更加恶化,因为家庭很难独立帮助戒毒者。而别人不会因为协助你们而轻视或否认你们过去的努力。

    三、吸毒者大多来自「问题家庭」

    我们可以说健全的家庭很少发现孩子有吸毒问题。例如:破碎家庭、单亲家庭、冷淡或冲突的家庭、犯罪的家庭。当然在吸毒问题日趋普遍的趋势下,不少吸毒者也来自家庭良好、背景单纯的家庭,请扪心自问:自己的家庭是怎样的家庭?请先不要急于否认,也许回过头想想自己的家庭该得几分呢?夫妻感情好吗?亲子关係如何?教育方式恰当吗?孩子的性格是如何被塑造的?若要让戒毒者回到正常生活时,能否有一健全稳定的家?

    在这并无意加深吸毒者家属的罪恶感、亏欠感及其他心理负担,因为有很多家庭背负着委屈仍用极大的爱来照顾家中的浪子,而有部份的家庭确实需要调整家人关係,甚至需接受家族治疗及家庭辅导以配合戒毒者的重生。多数吸毒者的亲子关係是与父亲较疏离,母亲则又非常涉入承担吸毒者一切责任,真是苦了养育长大的母亲,而吸毒者的依赖心愈来愈重,责任感愈来愈差。但也因为有些案例因为家人的忍耐和关怀,有些浪子幸运地回头。

    四、毒品的心理依赖甚于生理

    表面上,吸毒者在医疗院所已戒断毒瘾,但对毒品的心理依赖尚存,仍会无法自制想再吸毒,所以戒毒是漫长的一条路,心理依赖的戒瘾需要心理辅导、谘商、甚至改善环境,并且长久地慢慢重建戒毒者的性格与观念,中途常一再失败,但再犯不表示永远的失败,家属要有心理準备。尤其在戒毒村需一年半的时间,初期身体渐康复且精神良好并不代表已戒毒成功,那只是表面上的稳定,家属不要急于催促戒毒者回家工作,不要捨不得让他付上一些时间的代价,在这方面家属要有共识多点耐心让家人戒掉「心」毒。

    五、不要贴标籤

    不要给戒毒者贴上一辈子的「标籤」,「标籤」就是对人的刻板印象。当您的家人或孩子戒完毒回到家里,满心希望有新的开始,家人可能又会重回过去的担心、紧张、怀疑,有时甚至会开始数落以前的过往,心理很难信任戒毒者。

    家人的不信任是自然的反应,但刚戒完毒的人既敏感又容易受伤,自我不够坚强时仍通不过这项考验,一气之下又会自暴自弃,「戒了也是这样,乾脆再去吸给你们看!」家属可以多观察和注意,不必急于干涉,不妨试着「信任」,让戒毒者慢慢显出他的改变。

    戒毒其实不能急,应照着所学到的方法按部就班,因此,戒毒者不要急于表现给家人肯定,否则患得患失,而家人也不要一下子断定或推翻家人或孩子的努力。

    再犯不表示永远失败:吸毒者难以戒治的除了「身毒」,更在于「心Photo Credit: Corbis/达志影像从社会层面来看毒品

    根据美国社会学家莫顿(Robert Merton)的理论,平衡的社会,若遭到紧张或压力,将会导致偏差,也相信紧张来自追求一个超过个人能够达成的目标所致,一旦人面临紧张或压力状态,可能採取五种适应方法,其中「退缩型」适应方法以一些变态者、流浪汉、乞丐、染上酒瘾、毒瘾者为例。他们放弃合法的手段和目标,偏差地推缩到社会一角。

    进一步来说,就大众的印象,吸毒者以男性、蓝领阶级为多数,但综观现在的社会状况,已经不乏公众人物、学经历以及财富累积到一定程度之人。他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受「吸毒」是「偏差」的行为,而是将「偏差」的概念当作是与社会互动与建构的过程。简单来说,就是为了建立与他人的关係和信任,而接受这项「物品」,这就是所谓的同侪压力理论。

    另外,根据「正常化」(normalization)理论,使用者还与「同侪压力」的理论很不一样,使用毒品不仅非常普遍,反而是说出入俱乐部、舞厅、酒店的都会菁英、具有一定高社经地位的专业人员们都有使用。换句话说,听起来胡扯,但这理论表示这很「正常」。

    吸毒者所表现的,是种消极的个人主义,因无力于挑战主流的价值系统,而选择接受了它,想要在沉甸森严的理性底下「轻鬆一下」(殊不知已触法);相对的,在价值多元甚至无政府的后现代主义,不仅主流道德受到质疑,甚至挑战此一道德系统的正是主流本身,亦即表现主动的个人主义,在消解毒品的污名之际,宣称这样的行为是「正常」的。

    如此看来,「同侪压力」与「正常化」不再是对立的理论,同样是再现了文明历程的个体化价值,只是对于不同现代化特质的社会空间,有着不同的解释力。

    话说回来,从社会学、法律学来看,社会秩序是人类社会的连结关係之一。没有社会秩序便无法连结,更无法运作。因此,如果社会需要某种秩序,则要设法或设计一些控制方法让其中的个人顺从或遵守这套秩序。

    宏观来看,世界各国无不是嫉恶如仇,视犯罪与行为偏差的蔓延为烫手山芋。所以也都以新的控制机制试图加以回应和控制。但是从社会学的角度,偏差与犯罪的成因除了少数个人的病态行为外,多数均受到社会结构、文化、区域、冲突、标籤等因素之影响而成。

    但也不能只靠不断地社会控制机制,更不能任由国家机器的权利无限上纲,如果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社会制度不良,即使社会控制设计的再精良,也还是无济于事。因此,我们只能将社会控制解读为社会当时的反应,无法将其视为唯一有效的途径。

    关键评论网提醒您:少一份毒品多一份健康,美好前程莫与毒品相伴一生!

    ►为什幺吸毒者无法对毒品说不?从动物行为浅谈「成瘾」


  • 相关新闻